市场形式

1962年我军血染加勒万河谷骄狂印军班公湖自取其辱纪实!

时间:2021-12-15 15:1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新中国成立后,崇尚与邻为善的中华民族面对印度的悍然挑衅,为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于1962年10月20日打响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将狂妄猖獗,自不量力到极点的印度,一下打成了世界的笑柄。今天咱们就说说1962年的中印战争,印度是如何

  新中国成立后,崇尚与邻为善的中华民族面对印度的悍然挑衅,为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于1962年10月20日打响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将狂妄猖獗,自不量力到极点的印度,一下打成了世界的笑柄。今天咱们就说说1962年的中印战争,印度是如何叫嚣,中国戍边英雄是如何在加勒万河谷,班公湖以及红山头战役中,让印度自取其辱的。

  1947年印度独立,一心想要继承英国利益,妄图做亚洲老大的印度总理尼赫鲁,抛弃中印两国传统边界线,按照非法的约翰逊线和麦克马洪线为界,趁我国抗美援朝无暇西顾之际,于1951年趁火打劫,悍然出兵侵占争议区域,并占领藏南重镇达旺。此后随着印度通过不结盟运动,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因为中苏关系恶化,还有叛乱,携大英帝国余威的印度觉得时机千载难逢,于是从1959年开始,印度不但为叛乱势力提供各种支持,还不断挑起边防冲突,制造了朗久、空喀山口事件,打死打伤中国边防部队官兵多人。期间他们不光把中国政府的一忍再忍,当成软弱无能,还肆无忌惮的前出麦克马红线和约翰逊线,急速占据包括阿克赛钦,和克什米尔在内的大片中国领土。尼赫鲁甚至蛮横的叫嚣说,在哪里修建一个哨所,就意味着有了自己的主权。一时间印军在中印边界西段,从神仙湾到碟木绰克以东,共设立72个大小据点,其中43个设在中国境内,有的据点设在了中方哨所后面,有的则把中方哨所围堵在中间,其嚣张猖獗的气焰,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程度。

  1962年4月,西藏军区和新疆戍边部队,开始紧急集合,依照军委命令,我军在东西两线分设指挥部,在西线,增调四师十一团三营和完成平叛任务,返回营区不久的十团三营等部队,上山设防配合反蚕食斗争并做好执行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任务的准备。在之后长达半年的对峙斗争中,部队官兵在海拔5000米的冰封雪岭上,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备战阶段。由于交通受限 补给困难,官兵们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而对阵的印军,已经从尼泊尔衣衫褴褛的雇佣军,换成了参加过八国联军的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114旅杰特联队。而在东线,印度空军经常飞入我国境内侦查盘旋。在西线 印度军机则飞临班公湖,空喀山口及日土附近反复侦查,并向奇普恰普和加勒万河谷的印军据点,投送大量兵力和美苏提供的先进武器装备,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七八十架飞机,形势越来越严峻。与此同时,南疆军区康西瓦前线指挥部正式编为新疆军区康西瓦指挥部,南疆军区参谋长何家产任司令兼政委,四师师长郑志文为副司令兼参谋长。四师十一团三营炮兵团迫击炮和山炮营,以及下属各作战部队全部备战待命。为了确保兵力充足,军委又下令从甘肃紧急征兵2000余人,时值七八月份,天气炎热,但为了保家卫国,许多刚刚毕业的学生踊跃报名参军,之后便坐着闷罐车一路飞抵前线。

  袁国祥时任新疆军区组织处干事,因会照相也被调到了前线,并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历史影像。由于在高原上养一个兵相当于在平原养六七个兵,再加上三年自然灾害刚刚结束,我国正值内外交困,因此对印度极为克制。前线部队针对印军的步步紧逼也只是采取了以进对进,顶、逼、堵、围的手段拒敌,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几个月。期间中国仍然没有放弃为争取和平的最后一线希望努力,甚至再次后撤部队20公里,在我方实际控制的20公里内,部队不开枪不巡逻,不平叛不打猎不打靶,不演习不爆破,向印度展现最大的和谈诚意,但印度并不领情。

  时间来到十月份,几千米海拔的喀喇昆仑山和喜马拉雅山上,气温已经低到快要凝固,一场大战一触即发。此时的周世仁,时任十团工兵连一排副排长,正在为部队赶制300口棺材,战士们已经做好了流血牺牲的准备。而骄狂的尼赫鲁却在这时用他的愚蠢,彻底击碎了中国人民的最后一点耐心。很快我边防部队便接到作战命令,并将总攻时间定在了10月20日拂晓,命令西线喀喇昆仑山上的机动部队要以雄狮缚鸡之势,拿下天文点地区的红山头和加勒万河谷,进而横扫西段印军入侵据点,配合东线震慑全线入侵之敌。红山头位居奇普恰普河谷中的达普桑盆地中央,是印军周边据点物资补给的枢纽,这里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但我参战部队热情高涨,誓死保卫祖国领土完整,有的战士甚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请战参加主攻的部队更是争先恐后,在团和营里战士们则纷纷请缨参加突击队或者尖刀班。

  当暮色降临时,巍峨的山川映衬着落日的余晖,将这片净土照射的更加宁静而峻美。此时在山脚下的宿营地,战士们正在轻松的讨论着谁来当这个红旗手,大家有说有笑相互调侃,又刻意回避一个不得不面对的字眼,那就是死亡。尽管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却没有一个人说破。由于要在20日凌晨发起攻击,十一团三营及配属分队依令占领进攻出发阵地。为了在冲锋前压制红头山守敌坚固的工事和暗堡,炮火准备十分重要,但从集结地域到进攻出发阵地间,十余公里的距离没有路,官兵们只好人人背负几十斤的装备和一发炮弹,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冰封雪岭上艰难前行,一场东西两线横跨数千公里的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即将开始。

  8时00分,随着3发信号弹升空,西线红山头和加勒万河谷的战斗同时打响。首先是炮火急袭,1000多发炮弹打在印军6号阵地上,枪声炮声火焰喷射器的声音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瞬间战场上炮火纷飞尘烟四起,阵地上的印军全都躲入了工事内。炮火准备结束后,我军遂向印军发起冲锋,由于印军的碉堡与我们不同,不是钢筋水泥,而是土墙上架原木,原木上再覆土,形成了隐蔽性强的明碉暗堡,致使我军在战斗中付出了相当的伤亡。其中新兵郝桂堂就在目睹了战友的流血牺牲后,从一个怯战畏战的战士变成了血性迸发的男儿,并最终牺牲在了战场上。红旗手李清智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怒火中烧,可他肩负着更为重要的责任,于是他只能化悲痛为力量,冒着枪林弹雨冲在前面,并最终抢在八连之前将战旗插上了山顶。而担负右翼主攻的八连在陡峭的阵地上,虽遇到多个暗堡中的印军阻击,依然奋勇突击。很快八连一排就向山顶发起冲锋,扛红旗的排长负伤后,战士汪定华接过来继续前进,汪定华牺牲后,副连长陈春田又接过红旗,陈春田负伤倒下后,又有另外的战士接过红旗。此时陈春田没有下阵地,而是迅速从血泊中站起来,在身上多处负伤的情况下继续向前冲锋,直到那面被鲜血浸染的红旗插上山顶。之后三营依照上级指示,继续扩大战果,向印军8、9、11号等据点发起进攻,印军守敌节节败退。

  在加勒万河谷,康前指决定 由十团三营七连和九连分别担负东北两侧主攻,直捣敌河北台地主阵地。由八连迂回敌后攻打敌河南台地,而后再与七连和九连会攻印军建在山坳里的直升机场。

  10月20日晨,各战斗分队占领进攻出发阵地,于8时30分在炮火掩护下向印军阵地发起冲击。担负主攻的七连进攻顺利,迅速夺取数道战壕和多个暗堡,直逼印军指挥部。九连在连续攻下印军三个碉堡后,又协同七连攻下了印军指挥部。战斗仅仅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印军设在加勒万河谷的顽固碉堡就被全部攻克,这个参加过八国联军,桀骜不驯的杰特联队遭到了重创。而前来增援的敌机,一出现就遭到了我防空火力和所有武器的迎头痛击,当时一架敌机就被击伤,在随后的加勒万河、巴里加斯等战斗中,又击毁击伤敌机3架。

  红山头首战告捷后,八连和工兵连又向敌27号据点进发,并于21日黎明发起进攻。这次战斗中,工兵连为了给八连的战友开辟道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一排副排长周世仁,冒着枪林弹雨连续爆破的身影,在紧随其后的战士罗光燮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湖南籍战士罗哲根英勇顽强,肚子被炸破后,硬是用自己的毛巾把流出来的肠子塞进肚子里,继续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红山头和加勒万河谷的歼灭战,震撼了西线入侵印军,也极大的鼓舞了官兵士气。前指命令班公湖负责守卡的边防团二连和水上中队,以及十一团工兵连二排和运送水上舰艇的,四师炮兵团一营三联共117人,编成拔点突击队,肃清班公湖南岸印军入侵据点。

  10月24日,天文点、河尾滩、空喀山口防区,入侵印军据点被我军全部肃清后,康前指又带机动部队南下阿里,转战碟木绰克。27日夜,部队到达狮泉河畔,十一团七连的官兵们毫不犹豫地冒着零下近四十度的严寒趟过了冰河。之后战士们又顶着刺骨的寒风,在棉裤结冰的情况下,穿行在白雪皑皑的崇山峻岭中。由于地势平坦的狮泉河河谷利于行军不利于隐蔽接敌,官兵们只能选择走地势陡峭,沟壑纵横的山腰。为了不暴露目标,生火是明令禁止的,官兵们只能吃干粮。两天两夜的负重行军,战士们早已饥肠辘辘,可水壶里的水冻成了冰,没有水干粮无法下咽,万般无奈,一部分战士不得不喝下自己的尿水,就这样后续部队沿着七连的行军路线陆续抵达集结地域。

  经过一番仔细侦查后,却发现这两个据点上没有任何动静,原来敌人早就闻风而逃了。然而此时的团指挥部里,却乱成了一锅粥,因为担负先遣分队的七连,在电台那端莫名的消失了。经过几次三番的呼唤未果后,团长高焕昌急的团团转,但是战机一刻也不能耽搁。高焕昌稍加思索后,命令身边的通信兵金宝庆立即传令八连,迅速向敌11号据点前进,并消灭哪里的敌人。八连依照指示火速赶往11号据点,并将其团团围住,官兵们趁着夜色开始构筑工事,同时展开递进侦查。凌晨六点,部队刚要发起攻击,侦察兵却带回了一个让大家匪夷所思的情报——据点里的人竟然说汉语。等官兵们围过去一喊话,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据点里的人也喊话说,他们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七连,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差点交上火的队伍,就是失去联系的七连。一了解才知道七连赶到时,印军早就逃跑了,但是由于温度太低电台无法开机,所以才失去了联系。

  到达碟木绰克后,部队迅速拔除印军羌山口、约山口等据点,并于28日会攻中心据点。此战共拔除敌人6个据点,收复1900平方公里土地。

  1962年10月20日至29日,部队转战南北经历大小十余次战斗,拔除印军入侵据点37个,重创印军一一四旅,我方以伤亡130人的代价,取得了第一阶段西线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然而在战场上牺牲的还有活着的戍边英雄,我们记得的还有几个呢?他们不图名不图利,只为捍卫祖国的完整,如果这样忠诚卫国的精神我们不去传扬,这样不惧生死的英雄我们不去传颂,作为一个炎黄子孙,如果我们只是在战争和灾难到来时,才想起我们需要这些战士,而在和平年代却忘记战士们为了捍卫祖国的完整,为了保家卫国曾经浴血奋战流血牺牲,我们心又何安呢?

  祖国尚未统一,敌人依旧虎视眈眈,战争可能还会打响,愿和平年代的我们知恩感恩,敬重军人善待军人,善待军烈属,铭记传颂他们英勇无畏的卫国戍边精神!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