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开国上将宋时轮饱尝冷眼之后唯剩妻妹在身旁年龄差也难抵真爱

时间:2021-11-23 19:5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中国近现代社会走过了一段又一段激烈而动荡的岁月,人们的观念和思想随之几经变迁,反映到生活中,婚姻恋爱就是最为明显的表现。 那时清王朝的夕阳还未彻底落山,1991年逝世,享年84岁,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光阴,见证了中国从封建社会走到改革开放。他也随着

  中国近现代社会走过了一段又一段激烈而动荡的岁月,人们的观念和思想随之几经变迁,反映到生活中,婚姻恋爱就是最为明显的表现。

  那时清王朝的夕阳还未彻底落山,1991年逝世,享年84岁,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光阴,见证了中国从封建社会走到改革开放。他也随着时代和思想的变化,

  有封建的包办婚姻、有革命的红色爱情,而第三段婚姻则颇为人称道。因为他的第三任妻子是第二任妻子的亲妹妹,且这是他相伴26年的第二任妻子郑继斯的遗愿。

  1925年,十八岁的宋时轮在长沙吴佩孚的军官教导团学习,奉父母之命娶邹氏为妻,婚后育有一女。

  ,离开家乡湖南去了革命气氛浓郁的广州。宋时轮一直以来都是个进步青年,他的中学同学是左权,在家乡他们就积极参加反封建活动,等他来到黄埔,学校尚处于国共合作时期。

  后由黄埔政治教官张庆孚介绍,成为了一名中国党员。不料,就在宋时轮入党的三个月后,广州热情的革命气氛瞬间成得阴冷,四·一五惨案发生了。

  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也与结婚刚两年的妻子离了婚。这并不是无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已经是对一个女性很大的伤害了,宋时轮立志革命就要做好牺牲以及家破人亡的准备。

  他不能再牵连这个没有享受到婚姻自由的女人,已经有太多革命者的妻儿父母被敌人杀害的惨剧发生。

  但不革命,所有人都将受尽苦难,所以他们选择离婚,才是保护妻女不被自己牵连的最好选择。

  1940年,宋时轮来到延安养病和学习,先是入马列学院和中央党校学习,后任军事政治学院军事教员。

  ,确实到了一个合适再娶的时候了。当时的延安涌入了大批的进步女青年,多出身名门,有修养有知识,郑继斯便是其中一位。

  家族中有当地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有红军、搞过地下电台的大学生,郑继斯耳濡目染,接受了许多进步思想。

  于是她来到广州投奔堂姐,并在逸仙医院高级护士学校念书。她在广州开始参加抗日救亡的革命活动,担任过地下联络站护士,营救过革命同志,那一年她也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女孩,却十分坚强勇敢,对革命充满激情。

  她也到中央党校学习,1941年,25岁的郑继斯与34岁的宋时轮结婚了。延安时期的婚恋很有特色,需经组织批准男女二人才能成为夫妻,夫妻二人首先是革命同志然后才是生活伴侣,基调是红色的,充满了理想和信念。

  ,变成回到家庭了的娜拉,但由于男女比例严重失衡,郑继斯刚到延安时男女比例为30:1,女青年们常会被男人围追堵截,有的为避免各路纠缠,不得不早早结婚,丁玲在《三八节有感》中就叙述了她们婚姻的困境。

  ,足以证明宋时轮是她的意中人,而非任选一位男子草草了事;宋时轮革命资历久、又是干部,年纪也不太大。于绝大多数女青年而言,这样的男人在延安是非常好的结婚对象,他却离婚十多年才与郑继斯再婚,可见郑继斯也是他的意中人。

  虽在优越环境下长大,郑继斯却全然不娇气,吃苦耐劳、艰苦朴素,把家打理得很像样,自己的工作也干得很出色,没有成为回到家庭了的娜拉。

  后改名为宋先志,郑继斯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她曾向人谈起:兰英这孩子从小失去父母的爱,我应该多付出一些爱给她。哪怕二人又有了一个女儿,也未对大女儿有半点亏待。新中国成立后,宋时轮率部参加抗美援朝,并劝大女儿也参军报名抗美援朝。

  腰部受伤住院治疗,没能入朝,她心里也难过极了。父亲不在身边,郑继斯承担起照顾大女儿的责任,不仅在生活上予以关切,还关心她的心理和情绪。

  ,鼓励她认真读书、积极入党,像亲生母亲一样关心呵护她。大女儿对于郑继斯的付出也很感动,她说:父亲说继斯妈妈对我这么好,是因为他们夫妻关系好。我看不完全是,还因为继斯妈妈品德高尚,政治素质、思想修养高,我真有福!

  宋时轮于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但在接下来的动荡之中,他被戴上了许多帽子,被说成三反分子。

  。就在这苦闷的环境之下,宋时轮又遭到了一个命运的重击。爱妻郑继斯患癌于1967年底去世了,年仅51岁。

  结婚二十六年,夫妻二人携手并肩患难与共,穿过日本侵略者的枪弹,踏过反动派的阴霾,略过朝鲜战场的冰雪与炮火,以为今后将在一片光明中白头偕老,却怎也没料到,妻子在凄风苦雨中先走了。

  做好会先妻子而去的牺牲准备,残酷的沙场上将军没有倒下,归来妻子却已不能再相伴。宋时轮陷入了长久的思念与悲痛中。郑继斯去世前,交代丈夫把自己27岁的妹妹郑晓存接来北京,多多照顾保护她,言外之意便是希望他能将妹妹娶为妻。

  。他与郑继斯结婚时妹妹才一岁。现在要妹妹成为自己的妻子,年龄、观念、生活习惯差距太大,这未免太不合适了;他也对郑继斯情深难忘,没有半点再娶的心思,更何况此时自己前途未卜。

  他的处境没那么艰难了,看见未来的曙光后心也渐渐宽了,于是他把郑晓存接来北京,觉得自己至少应该承担起照顾妻妹的责任。

  彼时疯狂的环境之下,亲朋好友间相互揭发检举并不是个例,甚至有至亲之人也互不信任、落井下石,宋时轮是戴过帽子的人,饱尝了冷眼与冤屈。

  但郑晓存完全相信他是个好人,鼓励他、肯定他,给他在肃杀的困境中带去很多温暖。

  ,家中多人远赴他乡投身革命,父母又年迈,十分渴望温情;却不幸正值青春妙龄却撞上动荡的时代。姐姐早逝,内心更是凄苦。两个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的人不再计较年龄、不再介意别人的眼光,抱在一起相互取暖。

  于是,二人渐渐产生了感情,不久就结婚了,了却了郑继斯的遗愿。1976年二人的女儿出生,因为当年夫妻俩年龄相加是110岁,

  以现代人的眼光,娶自己妻子的妹妹是件遭不少人唾弃的事,但回到当时情景再看,宋时轮与郑晓存白头共老,在时代的荒唐中也没有放弃对人性、对情感的追求,怎会不令人感动?

  一个十多岁就投身革命的女子,不可能是一个封建婚恋观的捍卫者。之所以将妹妹托付给丈夫,是担心自己深爱的两个人独自承受不住风霜摧残,望二人可互相取暖共渡难关,二人确实也没有辜负她的苦心。

  在宋时轮的三段婚姻、尤其是与郑家姐妹的这段美谈中,可以看到的是爱情更深厚、更纯真的一面。

  虽然古今诗文多咏诵爱情的缠绵,但爱情、尤其是婚姻,除了风花雪月更是沉甸甸的责任和同舟共济的力量。



Power by DedeCms